药某可能得嗝屁了

这里是吃杂粮饿不死的渣药某x


可以叫我阿某、NaOH或者烧碱、火碱、苛性钠之类的【???】

混的圈很广

目前主要在欧美圈转悠x有时会跑到国产圈和日漫圈继续瞎转悠x
x

目前沉迷于ut,mc,饥荒等欧美游戏圈
欢迎扩列【请让我躺尸在列表里x
【*】
【补充:咸鱼画手一只√没有固定画风,日常辣眼请注意x】

子博搞事x【不是
子博会授权搬运一些ut短漫翻译√【目前由于各种方面的问题已经停更了】


大概没了:D

 
   

【batim私设】文字设定打tag重发

部分设定已入库,希望不要盗设

支持ask,不过可能会回得很慢

人设图完成后可能会另建几个用来存放人设图,或者直接添加在这里

还有部分文字设定未上传,之后将直接添入此处

当然,支持原著,希望对这个圈不了解的朋友先去玩一下正版游戏,看一下游戏实况,至少了解一下原著的世界观、主要人物和大致的剧情走向再回到这里看各种私设

如果你对这个圈很熟,非常的了解原著,希望这个私设不会引起你的反感,因为毕竟两者之间有着很大区别,部分人物的设定还可能存在着一定的毛病,如果这个私设真的引起了你的反感,希望你能适当的发表一下你的见解,和引起你反感的原因,我会尽力的去解决的。

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大胆的提出一些建议,我会考虑和采纳的【感谢】

下面是正文:

世界观:

漫画家Todd(对应原著Joey)与他的合作伙伴Robin(对应Henry)和Francis(对应sammy)共同制作了以Bilthe、Ziv、Ternence等卡通人物形象为主的漫画,它们起初都是黑白色的,因为经济条件较为落后的乡镇不易能买到彩色颜料,况且家境都比较贫困的Todd等人,没有足够的金钱用来支撑长期购买较昂贵的彩色

颜料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开销,所以在他们所创作的围绕Bilthe等卡通人物开展的漫画初期,漫画中的所有事物都是黑白的,但即使是这样,Todd等人的漫画依然受镇上孩子们的喜爱,得到了畅销。

但是好景不长,在大城市中流行过一段时间的彩色漫画开始流入乡镇的漫画市场,这对部分黑白漫画的市场造成了巨大的打击,Todd的漫画也包括在内。

心急的Todd偷偷动用了家庭的大部分资产,为了适应市场变化的趋势去买了许多较为昂贵的彩色颜料,购买颜料的事他从未与Robin、Francis等人提起,只有Francis对渐渐多起来的彩色颜料感到少许的疑惑,但Francis只是认为这是Todd从他们三人储蓄里拿出部分钱来买的,只是Francis他并不知道他们三人的储蓄在那时已经少到了一种可怜的程度,那时他还在一直抱怨着为什么他们得一直吃着蘑菇汤罐头。

他们平安的度过了那段较为艰难的时光。

之后Robin和Francis都不知道为什么Todd他要提出那么疯狂的决定:将Bilthe他们变成活物,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卡通人物。

Francis对此表示非常支持,并表示他会在之后尽力的帮助Todd制作他的颜料机器,虽然他对这方面不怎么在行;Robin对此表示质疑,他认为Todd可能是受了什么刺激 ,他在帮助Todd制作机器的同时还试图了解Todd经历了什么事情。

他知道Todd的精神状态很不好,Todd在经济危机过后不久便经常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喃喃地说着什么奇怪的话语,就好像什么咒语一样,他甚至认为Todd是着了魔,还傻傻的跑去找什么通灵师啊,占卜师啊,巫师啊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人去给Todd“治病”,搞得最后Francis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待他好长一段时间。

说起来也真奇怪,Todd的机器竟然成功了,当那个小小的Bilthe站在Robin面前时,Robin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自我怀疑之中;相比较Francis要淡定得多了,他只不过是在刚看见活生生的Bilthe时激动得晕了过去,之后没啥不适应的;但是Todd失踪了,在那个古怪的机器制成之前,他没有带走任何的东西,就像人间蒸发似的消失了,他甚至都没能看到Bilthe一眼。

Robin和Francis试图寻找他,但他们失败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失去伙伴的悲痛之中,在这期间是Bilthe他们给了Robin和Francis以安慰。Todd的消失没有给漫画的制作带来困难,工作室也没有因此宣告解散。Bilthe,那个被他们制作出来的卡通小人,开始担任起原本属于Todd的工作,他写出了漫画接下来的情节,还写出了一系列的小话剧与Ziv他们开始自导自演,以此来为Robin他们的工作室吸引人气。

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Robin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退出了工作室,Francis和Bilthe他们继续经营着Todd所留下来的事业。

Robin退出之后,Robin与Francis他们的联系便逐渐减少,不久后便毫无联系,之到三十年后Robin收到了一封来自老朋友Todd的信。

——————————————

Todd(陶德)人设:一个穷困的漫画家,负责漫画的线稿及剧情创作,漫画中的人物形象设计都由他起稿。

生活上对于需要用钱的方面比较小气甚至可以说是吝啬。是个急性子,钱袋子,但作为漫画的主制作人,他对自己的员工,即制作伙伴,有着前所未有的耐心。

Todd不管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上都对Robin和Francis很是关照,与他们的相处得比较融洽,只是偶尔发生一些小摩擦,工作室中的大部分共用资金都由他保管,他虽然比较吝啬,但他是一个好的理财人,Francis和Robin都相信他在这方面是很在行的,都愿意将钱交给他保管,即使Francis经常在抱怨他们的伙食真是糟糕

(因为Todd喜欢吃菌类,而蘑菇在那时卖的比较便宜,所以大部分时间的伙食都是由Todd购买的保质期较长的蘑菇罐头)。

创作漫画时年龄24岁,除了急性子外,在其他方面还是算比较成熟的。

外貌上:有一头红褐色的中等长直发,平时不怎么注重护理,显得很乱,脸上总是留有一些未刮干净的胡茬,不怎么注重外表,喜欢穿一些普普通通白衬衫,然后挽起袖子,衣领都不理正的在Robin和Francis眼前乱晃(Robin:啧),有些强迫症的Robin会多次提醒他,然而Todd根本就不当回事,他经常在专注的构思着漫画的剧情,久之Robin也习惯了(Robin:别想着我会给他理)

Todd在那次经济危机之后受到了养父母的排挤。家人的批评、指责,质疑与不理解,导致了Todd精神状态的急剧下降,童年时的家庭阴影导致Todd曾多次的想要逃避,但是结果必然是失败的,这还导致了问题的愈发严重,直到Todd在森林里迷路后,在一个破旧的木屋中发现了一本古老的书和一只古怪的红狐狸。

————————————

Francis(法兰西斯)人设:一个在色彩创作方面比较在行的画家兼漫画家,在漫画制作方面主要负责漫画结构的调整、上色以及艺术加工,Todd的所有的稿图都在他这里进行调整、上色和艺术处理。

漫画创作初期的黑白漫不需要进行上色,所以那段时间他是三人中比较轻松的。

他对Todd所创作出来的bilthe这个人物形象有着一种奇怪而狂热的喜爱,平日里Todd的稿图时有失踪,Francis表示他什么也不知道x。

Francis还会制作一些Bilthe的周边产品,一些自己收藏,一些用来销售,以增加一些经济收入。

脑袋不怎么灵光x,刚与Todd和Robin合作时显得死气沉沉的,到后来的整天戴着个bilthe的面具,嘴里喊着bilthe的名字。Todd和Robin对此表示,耳朵好痛x。

整天带着面具导致Todd和Robin都快要忘了他长什么样了。

他有一头黑短炸,平日里穿着长衬衫配背带裤,带着白手套,一方面是为了模仿bilthe,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上色时手指染上颜料,虽然有点不方便上色。

Francis双亲早逝,由父母双方的亲人代养,父母留给他的资产早已被那些“亲戚”分光,成年后的他,被亲戚赶出了自己的家。对艺术创作非常感兴趣,前期考打工赚取绘画所需要用到的工具,之后便靠作画为生。

在市场上看到了Todd的招募长期合作伙伴的公告,便去试了一下,结果合格了。之后便一直与Todd等人合作。

————————————

Robin(罗宾)人设:一个超普通的漫画家,三观正常,性格耿直,待人友善的三好青年,就是稍微有点强迫症。

在漫画制作方面主要负责漫画细节的修改、最后的调整及后期制作。

Robin是工作在最后的人,他对自己的工作非常认真负责,以至于长期的艰苦工作导致了他的手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经常抽筋,肌肉拉伤之类的),但即使裹着绷带他也要奋斗到底,他这样自然是做不出什么好成果的,于是遭到Todd等人的强烈反对,伤好之前不准画画,画笔也不准碰,这对一个工作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Robin:no!!!)。

超强度的工作还导致他不得不戴上了眼镜,但他似乎很讨厌眼镜这种东西,除了工作需要和重要情况外,他即使看不清也不想戴上眼镜,反正他又不经常出门,反正他对工作室很熟,虽然很熟但是他还是常常在工作室里碰到或撞到一些东西。Todd对此表示心累。

外貌上,Robin比较爱干净,但也不是太注重外表,但是基本是整理是必要的,他有一头略卷的银灰色短发,身上常穿着整齐干净的工作装,主要搭配是白衣服,灰裤子。

生活上,Robin还是比较细心的,能够经常帮助遇到困难的Todd和Francis解决一下问题,提出一些建议和解决方案,他的脑子里总是装着一些绝妙的点子和新奇的想法。

Robin的家庭背景算是三人中最美满的一个了,一个虽贫困但幸福的家庭,一个体贴温柔的母亲。Robin是独生子,也是单亲,但他也曾同时感受到父爱和母爱,只是Robin的父亲因为一场事故离开了人世,之后便只剩体弱的母亲独自支撑着Robin的未来,Robin有一个好的童年,这是Todd和Francis所缺少的,所无法体会的。不安的留下体虚的母亲,拜托亲人邻居经常照看一下,自己便一个人去赚取支持家庭的金钱。

之后他便找到了工作,结识了Todd、Francis等人。

————————————

Bilthe(布莱兹)人设:Bilthe即是Todd,亦是Bilthe。

精神衰退,想要逃避家人与现实的Todd,在那个破旧的木屋中,发现了的那本古老的书告诉了他一种办法,让他能摆脱现在的局面,他需要与书旁的那只古怪的红狐狸做一场交易,Todd有些怀疑,但他没有选择,他按照书上的步骤一步步做了。

书上最后还问他所向往的生活是怎样的,那时的他只想逃离困境,一时间他只能想到像自己笔下的Bilthe那样有个幸福快乐、无忧无虑的生活,他对金钱名誉什么的其实并不怎么向往(从某些方面来他也是挺傻挺单纯的)。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脑海中只是突然多出了一些记忆,关于ziv的、关于ternence的、关于Bilthe,他自己的。

睁眼他便看见了Robin和Francis……的腿?

从Robin他们的口中得知“Todd”,“他”的创作者已经失踪了,冷静后的他没有告诉Robin他们事情的真相,他害怕Robin他们会告诉他曾经的家人,于是他选择了隐瞒,他选择了伪装,但他脑中的记忆告诉他,他不必伪装,他就是Bilthe,Bilthe感觉自己很奇怪。

他看到Robin和Francis在焦急的寻找他,他看到Robin和Francis因他而陷入悲痛之中,他的心中的充满了愧疚与罪恶感,他尽力的同Ziv他们带给Robin和Francis一些快乐。

他将漫画接下来的剧情想出来,写下来,交给Robin他们。

真实,虚伪,他早已不在乎了,只要同他们一起快乐的活下去就行了。

Bilthe是一个整体通红长着一条狐狸尾巴的颜料恶魔,穿着他们学院的学生服,学生服有几种,他常穿的那种是淡粉色衬衫配红棕色低领毛衣,有一条红棕色的领带,配着一条蓬松的淡粉色休闲短裤,经常戴着一双白色手套,穿着一双红白两色的运动鞋,配着宽松下垂的白色长袜。

在被制造出来后他担任着原本属于Todd(也就是原本属于他自己)的工作,负责续写漫画的剧情和漫画的线稿。

他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概括的说是使他脑海中的具象现实化(简称“具现化”),和创作Ziv和Ternence一些短暂虚假的记忆(他们本人都是知道的,以及这些都需要消耗魔力),他对自己创作的“剧情”有很强的代入感,在表演话剧时非常突出,在台下不能很快恢复,因此他经常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与ziv等人都是由颜料机器所创造出来的,他们身体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颜料和魔法。自身带有魔力,魔力支撑着整个身体的运转,施法需要消耗自身的魔力,只有bilthe魔力衰竭不会死亡(因为他本身拥有人类灵魂),只是体力衰弱直至昏迷。魔力可以靠自身缓慢的恢复,可以靠吃红颜料快速地恢复魔力,颜料的浓度越高恢复得越快(不要问我颜料是什么味的x),无副作用,但他们一般不会想去吃它的(bilthe:有了蘑菇谁还想去吃那见鬼的颜料!),喝红墨水同样可以,虽然效果较弱,但是口感比颜料好多了x。所以理智的人是不会到处乱施法的,何况ziv和ternence自身带有的魔力都要比bilthe少很多。

Bilthe论理是不需要进食的,因为各种原因他自身魔力恢复得很快,平日里也不怎么施法消耗【演出时除外(后面会提到)】,但还是喜欢嘴馋吃一些菌类食物,比如说蘑菇之类的(普通食物也可以恢复少量魔力)。

Bilthe和Ziv是非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两人,两人感情十分要好。

Bilthe和Ziv一样比较活跃,但比Ziv要成熟得多。比较聪明,爱好绘画,也比较喜欢运动。

受Todd的那份记忆影响,他还保留着一些原本属于Todd的习惯【准确的说应该是Todd受到属于Bilthe那份记忆的影响,逐渐在性格行为方面向Bilthe靠拢),有些害怕与陌生人直接对话,毕竟在他被“制作”出来后只和robin等人类相处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工作室里度过,几乎不和外界有过太大的交流(因为这会暴露他是魔法生命体的秘密,他不想引起世人太大的关注),但会挑时间和robin他们一起去外面的一些人少、偏僻但美丽的地方度假放松一下,在“演出”前后,他从来都不会和粉丝、观众们互动(这是也有原因的),这成功的使他的社交能力变得很差劲。

与红狐狸交易之后,他逐渐的将自己曾是Todd的事实放在脑后,但他永远不会遗忘。

但他忘记了他交易的代价是什么了,或者从一开始他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还能看见一只小红狐狸,但他不知道它是否与和他交易的那只红狐狸有什么关系,而且那只小红狐狸只有他才能看得见。小红狐狸总是跟着他,他并不知道它要做什么,虽然他有点讨厌它,但他赶不走它,久之,他便也习惯了它的存在。

————————————

增加:Bilthe经常喜欢带着一个小本本(ziv给他的,原本封面上什么也没有的被bilthe画上了一些东西)和一支铅笔,用来构思一些漫画的剧情和话剧的内容,或者是画一些涂鸦用来娱乐。

他虽然经常穿着学生服但他也有其他的服装,只是不常穿。

他还有一个可以变换大小的红色长柄尖角三角叉(从小就带有的),他对这个东西有些抵触,这个看上去像是属于恶魔的东西并不适合他,他又不是恶魔,对吧?(x。【bilthe不承认自己和ziv是个恶魔的事实,照他的话说:恶魔那有像他们那样的?!我们只是高智商魔法生命体!而且我们又不是坏人,不邪恶嘛!(老封建xxx认为恶魔都是邪恶的)】但三角叉平日里Bilthe还是会使用它,变小用来插食物、烤串串什么的最方便了!(x)不用的时候会被Bilthe变得很迷你,当个装饰品带在身上。

bilthe的三角叉,在变得最小的时候是纯银白色的,之后随着增大,会由长柄底部逐渐变成红色,如果变至纯红色之后还继续使它变大的话三角叉的颜色会逐渐变深,目前bilthe从来都没实验过他的三角叉到底会变得多大,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每次变到三角叉颜色开始发黑时他心里总是瘆得慌,随后他便停止了(别看他那么活泼,其实他胆子是比较小的那种,瘆得慌也只是他的心理作用,三角叉本身是无害的,嗯...至少对他自己来说)。

————————————

关于bilthe的尾巴:bilthe的尾巴在某方面对于bilthe来说存在感不强,尾巴是bilthe的一部分,他能控制它的活动,但因为位于bilthe尾巴部分的触觉和痛觉神经不是那么灵敏,当bilthe的注意力不在尾巴上的时候,就算尾巴被别人(或者自己)狠狠的压住,他也不太能感受到(就像它只是一个身外之物),直到自己当前的行动受到阻碍后,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尾巴处时他才会稍微感受到一些正在(或者已经)发生在他尾巴上的事,这给他的日常活动带来了一些不便。

bilthe尾巴总会莫名秃了几块,或者多了几处伤口,这让他开始重视自己的尾巴,即使它们可以很快的恢复。

因为bilthe不喜欢糟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而自己却全然无知。

————————————

关于Todd等人创作的漫画:

漫画分为两个版本。在初期,也就是第一个版本(也可以称它为第一部)中,漫画没有明显的主剧情,讲的只是bilthe等人的有趣奇妙、幸福快乐的日常生活经历,偏低龄化,适合儿童观看,能够比较好的适应当时的漫画市场需求。

因为在后来,漫画的主要读者不仅仅局限于儿童,为了适应变化的市场,Todd等人在漫画中加入了具体的剧情和一些其他元素,来吸引其他年龄层的读者,该版中的主要内容比较成熟化,其中的主人公等人相比较第一版都要成熟一些,该版本与第一个版本差异较大,导致不能沿用作为第一版的第二部,这就造成了第二个版本的诞生。第二个版本的剧情简略的说,它穿插的讲了bilthe、ziv及ternence的身世,叙述了bilthe和ziv的学院生活与离奇的遭遇。

————————————

关于bilthe的漫画剧情续写:bilthe将他作为bilthe的遭遇写入了主剧情中,就是他和ziv等人从“他们的世界(也就是漫画书中)”来到地球(也就是现实)的故事,需要说的是他的遭遇并不一定都是真实的,他们只是被魔法制造出来的带有虚假记忆的生命体,只有在现实生活中和Robin、Francis两人相处的记忆的才是真实的。

bilthe为了使漫画的剧情丰富、曲折,在写了一段时间的平凡生活经历后,他开始创作一些假想敌,使漫画增加趣味性、刺激性。他会使他创作的敌人具现化,凡是他写下的剧情,不久之后他就会和ziv等人经历过这件事,但Robin和Francis不会,即使bilthe的写的剧情有他俩的参与(),他们只是旁观者,但bilthe会重新“制作”出另一个“他们”,以此来顺应剧情的发展。

bilthe创作的敌人只存在于他和ziv、ternence的脑海中,他们所经历的“剧情”也只是bilthe亲手写出和制造出来的虚影,因为bilthe是剧情的创造者,他的代入感是最强的,ziv和ternence总能很快的从假象中恢复过来,而他需要较长的时间从中恢复,因为创作漫画的剧情是必要的,这种情况也是时常出现,久而久之,ziv和ternence都习惯了,这就像演戏一样,不过一切对于他们来说是那么的真实,Robin知道他们的这种现象,为此向他们提出一些建议,比如说将他们的这种情况以一种话剧的形式来展现,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甚至连道具都不用买了,节省了开支,还能很好的解决他们的问题。而且Robin相信bilthe他们会演得很好的,这样他们还能赚到一些经费,吸引一些人气之类的。

bilthe接受了Robin的意见,为此他还写了一些小剧本开始自导自演。

bilthe他们在台上表演时,没人会觉得不对劲,因为robin一开始就有跟观众们注明,台上的那些奇怪的“生物”只是演员们穿着逼真的道具服,另一些奇怪的东西也只是道具罢了,人们信以为真,因为除了bilthe外,其他重要的角色都和观众在台下互动过了,当然,是穿着“戏服”的,也没有人说什么,因为这在那时是比较常见的,艺人们普遍不会换掉戏服再和观众们互动,那样的话也太无趣了。

bilthe他们在台上表演得很好,不过在台下bilthe的状态时常有些不太对劲,他经常会看不见一些真实存在的东西,还会像幽灵一样穿过它们,就像在bilthe的“世界”中,这些东西并不存在似的。

和bilthe相处时间较长的ziv、ternence发现了这点,并开始担心起bilthe的身体状况。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久,直到bilthe将“Todd”写入了他的剧本,直到他的剧本中有ziv死亡的情节出现,也就是“剧本事件”的发生。

————————————

关于“剧本事件”:在一次话剧排练中,bilthe拿着他的新剧本和ziv 等人练习。为了使题材新颖,他将已经在现实中“失踪”了的Todd写入了他的剧本,大致剧情是讲失踪的Todd回到了工作室,他的精神变得极其的不正常,不愿告诉Robin等人他经历了什么,也不肯去医院治疗,因为他经历了一些可怕的事,开始变得害怕与那些陌生人接触,他也没有回到自己家,直接就来到了工作室,并请求Robin他们不要告诉他的家人,一开始Robin等人拿他没办法,就叫他先在工作室里休息几天,Todd刚开始对bilthe等人的存在并不感到惊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的加重,他开始出现幻觉,将bilthe和robin等人看成是怪物,采取了过度的自卫手段,并开始攻击他们,进而导致了单纯的ziv在照顾Todd期间发生的悲剧。

每当有Todd出现的情节时,bilthe就表现得有些不正常,因为他原本的身份就是Todd,现在的他又是bilthe,所以每当“Todd”出现与他们对戏时,他接收的是两份记忆,一份是属于剧中的那个“Todd”的,一份是属于剧中的bilthe的,因此他的大脑时常处于混乱之中,但他也还是能艰难的分辨出哪份记忆是属于现在他的这个身份的,直到他看到剧中的那个虚幻出来的ziv在他面前死去,受到冲击的大脑无法辨别真伪,他在舞台上崩溃了,恰好那就是那一话的最后一幕,没有人发现什么不对,直到ziv发现自己再也触碰不到那个在幕布后面哭泣的bilthe。自此bilthe活在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世界里,一个没有ziv的世界里。

之后:“剧本事件”发生后,bilthe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记忆混乱的他甚至有时会认为是他自己亲手将“ziv”杀死的,但在更多的时候他认为是“Todd”将他的兄弟杀害的,这时他便将他自己曾是Todd的事实强制性遗忘了。那时起,bilthe便开始憎恨起人类,憎恨起将他们“带到”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即使那一切都是虚假的,即使ternence一直在劝说他,说那是假的,ziv就在这,就在他的旁边。但bilthe只是认为是ternence疯了,因为他经常看见她对着空气说话,还叫它ziv,还和它拥抱,bilthe认为这是她不愿意接受ziv“已死”的“事实”所导致的。

bilthe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

他将“ziv”一直配带在腰间的那串钥匙挂在脖子上,他开始寻找让“ziv”复活的办法,他最终也还是找到了,ternence一直在试图阻止他,但bilthe也还是在私底下偷偷地进行着他的计划。

bilthez在“剧本事件”之后认为自己是Todd的次数逐渐增多,精神越发的不正常,等待他的,可能是又一个悲剧,或...一个救赎?

————————————

Ziv(日杰夫)人设:一个形象为狼头人身的恶魔,身上长着红色和白色的毛,毛茸茸的大脸上长着一对标志性的一点眉。

在漫画中和bilthe一起生活,就读同一所学院,服装和bilthe的穿着大致相同,只不过他经常穿的是长裤,喜欢将他的领带露出来。穿着红色的长筒(?)运动鞋,喜欢将裤腿扎进去。

同样是戴着一双手套,不过总是显得脏脏的,因为他在学院里有份工作是负责修理一些机器。因为这个工作他常在腰间佩戴着一串钥匙,这些钥匙是学院交给他的,负责打开各种内有经常需要维修的机械的房门。(注明:以上都是他在漫画中的记忆,漫画中的记忆是他们从现实中被制造出来前就带有的)

ziv“来到”现实中后,他的那串钥匙也就失去了它本来的作用,但对ziv来说那串钥匙还有着很大的纪念意义,所以他还是经常挂着,十分爱惜。

和bilthe是好得不能再好的好兄弟,都互相了解对方的一些小秘密。

个性非常活泼,是个充满快乐和活力的人(就像他的名字含义指的那样),对人也非常友善,喜欢帮助别人,脑袋也可以说是很聪明,但在某些方面经常犯蠢,所以也可以说他是很可爱的。

同bilthe一样喜欢运动,但对绘画一窍不通。保留着漫画中的修理能力,普通的不是机器的东西也能尝试着修一修,大部分情况是可以成功的,经常帮助Robin他们修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把bilthe当兄弟看待,把ternence当母亲看待,但不会直接叫ternence为母亲、妈妈之类的,同时也感谢着Todd他们将他和bilthe等人制作出来。

同样不需要进食,但还是可以吃一些食物,会一些烹饪(跟ternence学来的),经常帮bilthe做蘑菇料理,外表不怎么样但是很好吃。视力不是太好,嗅觉和听力很好。会一些简单的魔法,可以变出一些小东西。同bilthe、ternence是魔法制造的有意识的生命体,自身带有的魔力相对于bilthe要少很多。

在“剧本事件”发生后,bilthe不能看见、听见以及触摸到ziv,因为在bilthe的“世界”中ziv已经“死”了,但是ziv能够看见和听见bilthe所做的任何事,但也不能以任何的方式触碰到bilthe,就像ziv变成了幽灵或者说是bilthe变成了幽灵()。ziv仍可以和ternence接触。他看着自己的好兄弟bilthe为了“他”而一步步走向深渊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一直在想办法让bilthe注意到他的存在,但一次次的尝试都失败了。

……

bilthe看见了他兄弟被泪水模糊了的脸庞……

但那只是短暂的一瞬间……

bilthe的“好兄弟”不就静静躺在那个布满魔法阵的地面上吗?……


【ternence的人设暂未定】


评论
热度(4)
 

© 药某可能得嗝屁了 | Powered by LOFTER